<menuitem id="kwndp"></menuitem>
        <strong id="kwndp"></strong>

        <u id="kwndp"><optgroup id="kwndp"></optgroup></u>

        中新網福建新聞正文

        【中國新聞周刊】這個五一,縣城是最大贏家

          今年五一小長假,再次接棒去年五一,成為“史上最熱門五一”假期。

          據文化和旅游部數據中心測算,全國國內旅游出游合計2.95億人次,比去年五一多了超過2000萬人次,按可比口徑較2019年同期增長28.2%。

          不過今年的“人從眾”與往年不同,小城尤其是縣城,成了人們的心頭好。

        圖/攜程旅行
        圖/攜程旅行
          圖/圖蟲創意
          圖/圖蟲創意

        根據攜程發布的《2024五一假期旅行總結》,在旅游訂單同比增速上,十大縣域目的地平均增長36%,成為增速“第一梯隊”。

        平均不到5人里就有1人在旅行的五一假期,為什么是小縣城火了?

        縣城,擠爆了

        “《清明上河圖》還是保守了,但凡五一出門走走,就發現到處都是幾倍于上河圖的人!眲倧娜巳褐袛D回來的游客戲謔道。

        《清明上河圖》主打的是“繁華”,它描繪的是北宋都城汴京(今開封)的熱鬧場景。然而今年五一假期,別說是如同開封一樣的“古都城”,連小城和縣城都擠滿了游客。

        攜程發布的《2024五一假期旅行總結》顯示,今年最火的十大旅游目的地依舊是一線/新一線大都市:北京、上海、杭州、成都、重慶、廣州、南京、武漢、西安和深圳。與2023年五一假期的流量擔當相比,僅僅是前后位次的變化。

        文旅資源豐富、交通四通八達、商業經濟繁榮,換句話說,“有的看”“方便去”“好消費”,是旅游目的地霸榜的三大撒手锏。

        大都市穩定不變的同時,今年的新趨勢在于小城市的“崛起”。據《2024五一假期旅行總結》,旅游訂單同比增速上,縣域市場高于三四線城市,三四線城市高于一二線城市。

        三四線城市中,揚州、洛陽、秦皇島、威海、桂林、開封、淄博、黃山、泰安、上饒等是較熱門的目的地,旅游訂單平均增長11%。

        縣城中,安吉、桐廬、都江堰、陽朔、彌勒、義烏、婺源、景洪、昆山、平潭是熱門旅游目的地,旅游訂單平均增長36%。

        其實在法定假日出游中,“反向旅游”已經被討論多年。去年的五一假期,小城市就已經冒了頭。根據同程旅行2023年五一假期的數據,三線及以下城市的酒店預訂量較2019年同期增長超過150%。

        反向旅游,多少有點“退而求其次”,比如選擇的標準往往是避開人潮、逃離溢價。

        去年五一游客志浩就選擇了反向旅游,節前三天開始看余票,刷到哪里有票去哪里,頗有種“開盲盒”的既視感。最終他選擇了去草還沒綠的內蒙古呼和浩特旅游,隨機逛不排隊的博物館,隨機吃進門就有座位的小館子美食,四日往返最終花費千元左右。

        不過,今年火的縣域旅游并不等同于“反向旅游”。在勁旅集團創始人、中國社科院旅游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魏長仁看來,以往的反向旅游主打的是“不計劃、不趕趟、不打卡”,然而縣域旅游是一種演進,“可以有計劃、可以適當趕趟、也可以打卡”。

        這意味著,縣域旅游,不一定能完全避開人潮和溢價,但依然值得去。

        縣域旅游,究竟是怎么火起來的?

        縣城,新的旅游流量擔當

        今年五一在社交平臺上最火的縣城少不了陽朔,有網友發布了陽朔漓江景區百舸爭流的視頻:“知道的我是來旅游了,不知道的還以為周瑜正在調集江東水軍攻陷水泊梁山!

        在中國旅游研究院副研究員韓元軍看來,縣域旅游的火爆反映的是旅游供給結構優化的趨勢,背后當然有“高性價比”的因素,比如相較大都市有更具性價比的酒店、餐飲,以及更少的游客。

        但正如陽朔呈現出的“百舸爭流”的畫面,韓元軍認為,縣域旅游的異軍突起需要具備三個硬件:

        最重要的“硬件”便是旅游資源的獨特性、差異性。

        以攜程統計的前十名榜單為例,婺源主打的是鄉村古鎮、都江堰主打的是大熊貓基地以及水利工程、平潭主打的是海島風情以及獨具一格的“藍色眼淚”。

        五一假期選擇去平潭島的游客閃閃表示,選擇平潭島并不是一個靈機一動的決定,而是奔著藍色眼淚而去,4月到6月是看夜光藻最好的時節,因此早在年初就做好了計劃。相較以往的“反向旅游”隨機找個城市躺平或閑逛,這次的縣城旅游算是“籌謀已久”。

        “這些縣城所具備的唯一性非常強,遵循了旅游的發展規律!表n元軍說。

        另一個“硬件”在于交通的便利性。

        近年來高鐵、支線機場的硬件升級使得縣級旅游目的地的可達性大幅增加。比如平潭高鐵站于2020年建成,從北京和上海出發每天各有一班直達高鐵。對于沒有直達高鐵的始發城市,從省會福州中轉依然是個方便的選擇,從福州發車每日有近20班抵達平潭的高鐵或動車,最快僅需28分鐘。

        其實在五一之前,去哪兒網就發布了一張小眾目的地“撿漏地圖”,距離省會城市的距離僅需1小時高鐵時間的“一小時高鐵圈”是撿漏的關鍵。

        五一假期選擇去安吉的游客瑞秋分享了她的經驗,安吉縣不僅有2020年后新建成的高鐵站,自駕也非常方便。它處在江浙滬的中段位置,從上;蚰暇┏霭l僅需兩個多小時,從杭州出發甚至只要一個半小時。

        此外,“硬件”還在于吸引游客的主打“元素”。

        四平八穩綜合實力強固然好,但如果有一個更能占領游客心智的“元素”,往往能具備加成的效果。

        這些元素中,“美食”的效應已經體現得淋漓盡致。比如山東淄博有燒烤和小餅,甘肅天水有麻辣燙,哈爾濱有凍梨。

        除此之外,音樂節、村超(鄉村足球超級聯賽)、馬拉松、越野比賽、露營等等都有相當大的吸引力。瑞秋提到,早就耳聞安吉有“中國露營第一村”之稱,“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”也發源于這里,但吸引她的點在于“咖啡館”。安吉是中國咖啡館密度最高的縣,因此尋覓咖啡館之旅,足夠讓一個上海人心動。

        縣城,接得住“富貴”嗎?

        縣域旅游的異軍突起,能火多久?

        在魏長仁看來,沒有縣城“能隨隨便便成功”,爆火的縣城在旅游基礎設施、交通便利度、旅游新產品、新服務、新業態、新玩法等方面都做了大量工作和準備,因此火爆是厚積薄發的。

        “尤其是縣城旅游不等同于退而求其次的反向旅游,它會成為游客們常態化的選擇!蔽洪L仁說。

        不過,在獨立消費分析師劉戈看來,被游客選擇可能要滿足包括旅游資源、交通便利程度等一系列要求,但被游客認可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,“配套服務是否匹配”可能成為是否“一票否決”的關鍵。

        劉戈舉了個簡單的例子,在縣城選擇吃什么的時候,慣常在大城市使用的點評平臺常常容易失靈,地道的館子不一定在網上查得到,而評價多、評分高的網紅館子又不免讓人覺得有意為之。

        因此,在縣城,往往容易出現游客們蜂擁而入少數幾家“推薦餐廳”的場面,味道不一定好但排隊一定長。

        在韓元軍看來,縣城應對龐大客流量的經驗或許有所欠缺,因此,政府作為提供公共服務的主體,需要有更多的策略和措施。

        在行業內,旅游目的地們紛紛效仿的范例是淄博。中國人民大學公共管理學院教授馬亮就曾指出,淄博的爆火有偶然因素,但值得思考的是如何做好配套、做好周邊、做好支撐,圍繞燒烤,以點帶面,讓游客獲得較好的整體體驗。

        當一座小城圍繞著配套服務形成龐大的旅游生態之后,它就具有了“性格”,形象就立了起來。在劉戈看來,真正深入人心的“旅游縣城”,往往并不會給游客們帶來“縣”感,它更像是一種獨立于城市線級之外的“特別存在”。

        例如安吉,有動輒千元的豪華帳篷、野奢酒店,有超過300家的咖啡館,連現制茶飲價格帶里中高端的喜茶、霸王茶姬都紛紛入駐開店,這幾乎是都市級的“配套服務”。

        這個五一,縣城火了,但究竟是哪些縣城能夠火到最后,成為各地文旅“抄作業”的典范,它們正在浮出水面。

        久久亚洲精品中文字幕.,欧美一级特黄大片色视频,狠狠躁夜夜躁人人爽天天天天97

              <menuitem id="kwndp"></menuitem>
              <strong id="kwndp"></strong>

              <u id="kwndp"><optgroup id="kwndp"></optgroup></u>